大咖专访

游艇豪华别墅直升机都体验过之后亿万富翁们还能玩什么1

2019-11-09 22:11: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弗郎索瓦·皮诺来到了葛拉西宫(palazzo Grassi),这座曾是18世纪的意大利宫殿,如今是他的私人博物馆。年逾70,却有着50出头人的健旺气色,合体的海军服衬出他依然紧实的体形。站在重达2吨出自杰夫昆斯(Jeff Koons)之手的巨大心形雕塑前,皮诺笑得不加掩饰。他其实不喜欢在公众眼前做秀,即使当年从与对手伯纳德·阿诺尔特(Bernard Arnault)争夺Gucci大获全胜也一样低调。不过对于“今生的真爱”——海量的现代艺术收藏品,皮诺倒不愿看着它们在仓库里头蒙灰,“我觉得有义务分享我的豪情”。

游艇豪华别墅直升机都体验过之后亿万富翁们还能玩什么1

继游艇,豪华别墅,私人A380后,艺术博物馆,仿佛已成为亿万富翁们最后的战场。投资一项耗费220亿美元的事业,正如弗郎索瓦·皮诺的所做的,无疑是需要一掷千金的豪气与独到眼光。金融大鳄们投身博物馆,皮诺不是第一人,前有古人后有来者:费城的赫氏堡(Hearst Castle),洛杉矶的盖蒂中心。与过去不同,今天的捐助人更希望博物馆在自己活着的时候就敞开大门,近几年的牛市造就了繁荣的艺术品市场。“在财富大爆炸时期,大量过剩的资金流向了艺术界”,洛杉矶现代艺术博物馆的paul Schimmel如是说。

游艇豪华别墅直升机都体验过之后亿万富翁们还能玩什么1

游艇豪华别墅直升机都体验过之后亿万富翁们还能玩什么1

于是私人博物馆的热潮方兴未艾,富豪们都按捺不住要一展自己的富有与品位。去年,工业家Mitchell Rales位于马里兰的半私人博物馆Glenstone Museum开门迎客,展出了库里宁,沃霍尔,波洛克,马蒂斯的作品,从此加入了私人博物馆俱乐部。而《艺术新闻》“顶尖收藏家200强”独占鳌头的艾力·布朗(Eli Broad)也不甘示弱,投入5600万美元建的“博物馆中的博物馆”——布朗当代艺术博物馆(Broad Contemporary Art Museum `BCAM`)也在今年二月开张。此外,私人博物馆俱乐部门外排队的大亨也很多,沃尔玛继承人爱丽丝·沃尔顿的博物馆将在09年落成。趁着这股东风,连已经在苏富比澳大利亚工作了19年之久的执行总裁马克弗雷泽也决定改换门户,去私人博物馆找个差事。

人生的新义

事实上,很多当今的声名显赫公立博物馆,从Hermitagein St.petersburg到曼哈顿的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都起步于私人收藏。在狂热的藏家眼中,一幅画不仅仅是一幅画。或许有更多更重要的东西,比如赢得一场拍卖的成就感,在其他收藏家中占得一席的归属感,在艺术史上留下一笔的使命感,被博物馆包围着大献殷勤的虚荣心等等。难怪有人说,寻求艺术品将为人生带来新的意义。

如果你以为在私人博物馆只能看到少得可怜的几件油画雕塑可就错了。它们中有的不但宏大,而且几乎就是一个时代的缩影。玛卓莉(Marjorie Merriweather post)的私人博物馆如今依然依照她生前的模样摆设,其中的珍宝绚烂无比:玛丽安托万女王曾坐着梳理她长发的椅子;2枚珍贵的费伯奇为俄国沙皇制作的复活节彩蛋,其中一个隐藏机关,打开后会出现一把小巧的椅子;俄国帝王婚礼上戴过的钻石皇冠;来自中国的磁器等等。

而要根据自己的品位建立1座博物馆,如果不是被看成狂妄自大,那也是个野心勃勃的爱好,但在艺术顾问(Allan Schwartzman)眼中“艺术品收藏成为自我的表达方式”,“它是某种情势的自画像”。听起来很美好,只可惜如此美梦不是人人做得。“艺术收藏”与“金钱”俨然双生姐妹,她们各自在对方耀眼的光芒背后吸取营养。今天的亿万富豪们同过去的文艺复兴时期的公爵,教皇一样,购买(或许从前是订购),欣赏,并从中获利。利益固然不纯洁是经济上的,也包含着文化与社会性的。只要想一下,15世纪佛罗伦萨美蒂奇家族统治下,多么恢弘灿烂的艺术盛况,伟大的达芬奇,米开朗基罗在洛伦佐·美蒂奇的保护和资助下发挥了惊人的天赋。为世界留下巨大文化遗产已然是美蒂奇家族不朽的传奇,艺术成为他们宏伟帝国美丽的勋章。虽然出自私欲,不可否认,正是这群富有而有眼光的人推动或者保护了艺术史的发展。

那末谁是现代美蒂奇?比尔·盖茨?虽然他曾以3000万美元购买了达芬奇的《莱斯特手稿》,但他并不是这1领域的狂热份子,也就是找个偶尔凑热闹的业余玩家。罗纳德·兰黛?自从购买第一幅席勒的画开始,雅斯兰黛家族的继承人终于也有了自己的私人博物馆;Sheikh Saudal-Thani?一个能花费20亿美元为其兄弟的5个博物馆添置藏品的中东富豪。明显,我们标准不该是谁撒的钱多谁就是大佬。

毕竟,对艺术的真心膜拜与挥金如土的态度并不能画上等号。对于真正的投机商人来讲,油画或者雕塑仅仅是商品。就像交易商大卫纳曼(David Nahmad)兄弟,在日内瓦拥有15000平米私人展厅,但是里头究竟藏着甚么并不是人人都得以1窥究竟。据知情人透露,里头起码有4500-5000件艺术品,价值30-40亿。令人匝舌的是,光毕加索就有300件,数量之多恐怕只有毕加索的后代才能媲美。他们是真正的商人,从事着艺术品市场繁华背后的种种黑色交易。艺术品跟股票一样,只有在流通中才实现更多附加价值。同行Marc Glimcher道出了其中的真理:“当我们相互交易的时候,作为一个团体,我们可以使没有价值的东西变得有价值,这完全是心照不宣的”

也许像佩吉·古根海姆这样的人材当得上这个美誉。上世纪40年代,她与当时尚默默无闻的艺术家罗伯特马塞维尔(Robert Motherwell),威廉·巴齐奥蒂(William Baziotes), 马克·罗思科(Mark Rothko)和杰克森·波洛克(Jackson pollock)相知相得。尤其是后者,在佩吉的操办下,于1943年开了首个个展。即使在艰难岁月中,也不停止对艺术家们的支持。在希特勒入侵挪威的那天,她买下了费尔南德莱热(Fernand Léger)的《Men in the City》,在德国人占据巴黎那天购买了布兰库希(Brancusi)的《Birdin Space》。1942年佩吉·古根海姆拥有了了自己的博物馆,开馆当天她回想到“我戴了一只唐吉(Yves Tanguy,超现实主义画家)的耳环,另外一只是考尔德(Alexander Calder,几何抽象主义画家)的,以表明自己在超现实主义与抽象主义眼前的中庸之道”。

没有博物馆的烦恼

撇开动机问题,不论追求暴利或者真正的痴迷艺术,当自家的藏品数量到了叹为观止的程度,如果不是留在家里不见天日,通常的做法是将它们捐献或租借给公众机构。但这也不是可以高枕无忧了。因为你不知道谁会动了你的奶酪。

收藏家Walter p.Vaifale就曾气愤的宣布,再也不将任何私人藏品借给某博物馆了。他声称博物馆返还给他的艺术品常常是刮伤或者弄脏了,如果他们还记得归还的话。“开始他们会犯一些小忽视,诸如还回来的作品套错了画框,有时候我去那看看的时候,发现有的画摆倒了”。在跟工作人员抱怨了几年后,Vaifale终于发脾气了:“把花生壳留在凡高的《红色葡萄园》上太让人受不了了”。或许最让他伤心的是1989年,他借给博物馆的卢梭的1幅油画向公众展出,最后的结果却是莫名其妙地在一家礼品店里被当作明信片以16.99美元的价格卖给了1高中生。糗事远不只此,当某天凌晨2点,博物馆老板打电话过来表示抱歉时,他实在忍无可忍了。电话那头告知他,几个在派对上喝多了的工作人员突发其想,想看看如果把芭芭拉·赫普沃斯的雕塑“N”倒过来会是什么模样?他们果然动手了,结果可想而知,成了一地碎片。

也许 Vaifale该应该后悔没有学习弗郎索瓦·皮诺的作法,干脆自己开个博物馆。除却可以好好保护私有财产,也不失为跟人斗法的王牌。正如伯纳德·阿诺尔特的复仇。

两个法国最富有人之间的明争暗斗从没有停止过,输掉了GUCCI,又被老对手的私人博物馆抢掉了多少风头,显然阿诺尔特记得分明。由法兰克·盖瑞设计的超现代博物馆或许能为他打个漂亮的翻身仗。虽然博物馆还有两年才落成,却已引来赞不绝口,舆论将建筑本身视为大师杰作。被设计师描述成“魔幻的、瞬间即逝的和透明的”的博物馆,在伯纳德·阿诺尔特眼中则是“勇气与激情的赌注”。

仿佛还不必担心,下一个世纪里,构建百科全书式艺术史的大博物馆的地位会被一些小的,根据收藏家个人趣味的博物馆所取代。但不可忽视,这新兴的载体在艺术品收藏领域渐渐发出的声音,它们的出现既抬高了艺术品的价格,也在无形中让富有的私人收藏者对藏品如何使用有了更大话语权。

冷眼豪华观察站 | Luxureport

唯物质主义精神家园,中国第一个用谷歌眼镜采访的自媒体

枸橼酸西地那非cas号

伟哥_偶尔用一次伟哥有副作用吗

服用伟哥要谨慎

西地那非片怎么买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