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情感

我在老公的支付宝账单里发现了偷腥的证据

2019-11-09 16:16: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在老公的支付宝账单里发现了偷腥的证据

01

刷八卦新闻时,黄莺看到郑秀文发文原谅许志安出轨,愤愤不平。她对江峰说:“我真想不通,她为什么要原谅他。出轨的男人就像沾了屎的钞票,扔了不舍,拿起来恶心。如果是我,我一定不会选择谅解。”

江峰一把抱过黄莺:“别去想他人的事情了,我们的时间宝贵,经不起浪费。反正我永久不会背叛你,永久爱你。”

江峰是做工程监理的,长年随着项目走,项目在哪,他就去哪。他们俩这些年聚少离多,江峰一个月回来住几天,有时两个月回来一次,每次回来他们俩都是小别胜新婚,情意绵绵。结婚十年,江峰的身材一点没变,仍然健壮有型。

第二天一早,一家三口去公园游玩,江峰带着女儿朵朵玩飞盘,黄莺懒洋洋地趴在草地上。生完孩子后,黄莺变化挺大,腰直接从一尺八变成了二尺四,别说这类奔跑弹跳的运动,就是让她爬个楼梯,她也早就气喘吁吁了。这类耗体力的运动她再也不愿意参与。她最想做的就是在草地上舒舒服服地睡个觉,就让江峰好好表现,弥补一下缺失的父爱吧。

朵朵兴奋地跑着跳着,像只欢腾的云雀。江峰身形矫健,动作敏捷,两人笑声不断。

黄莺躺了会,有点无聊,想逛逛淘宝,突然发现手机快没电了,她顺手拿起江峰的手机打开淘宝偷笑着:谁让你这次两个月才回来,刷你的卡就当是小小的惩罚。

我在老公的支付宝账单里发现了偷腥的证据

02

黄莺淘了几件衣服拍下后,用江峰的支付宝付完款,心满意足地笑了。她顺便看了看江峰的支付宝账单,还是挺节约的,没有买什么大件,连衣服也很少买,除一些必需品。黄莺刚想关掉账单,突然看到了两笔奇怪的账单,都是来自某酒店的消费。一笔是480元,晚上11点半付的款;另外一笔是200元退款,是第二天上午10点。

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两笔应该是酒店的房费,200元是退房时押金的退款。

江峰不是有宿舍吗?他为何要住酒店?难道是他和别的女人去开房?

黄莺不敢想下去。她抬眼看着不远处的江峰和朵朵,玩得很投入。她一时心乱如麻,不知道要如何面对这个局面。

直接问他?万一他说是帮同事订的呢?

不问他,心里又憋得慌。

黄莺左右为难,坐立不安,一瞬间竟然有点懊恼自己为何要去翻江峰的手机,为何要打开潘多拉之盒,现在该怎么办?

一直以来,黄莺都很信任江峰。

当年他们是那末相爱,一起在小出租屋里过着穷日子,剩下一个鸡蛋,江峰一定会留给她。好不容易在外面吃一碗牛肉面,他总把牛肉挑出来给她。

当黄莺的爸妈坚决反对他们在一起时,是江峰厚着脸皮一次次登门去帮他们做家务。提亲那天,被赶出来,江峰就在楼下站了1夜,雨淋得浑身湿透了也不肯走。

江峰真的是突破重重考验才抱得美人归,他曾发誓一定会一生对她好。

婚后,江峰对黄莺也真的是体贴照顾,重活脏活都是他包了。朵朵出身后,江峰欣喜若狂,视若掌上明珠,妥妥的二十四孝老爸。

正由于如此,黄莺一直觉得,他们俩的感情是与众不同的,和那些到了年龄不能不找个人将就着结婚的夫妻完全不一样。

所以,朵朵五岁时,江峰要随着项目外派,黄莺没有极力阻止。虽然她不舍得,但她也知道外派补助多,他们可以早点还清房贷。况且从感情上她相信江峰,相信他们的感情绝不会横生枝节。

只是今天看到这个酒店账单,黄莺懵了,不知所措。

我在老公的支付宝账单里发现了偷腥的证据

03

吃晚餐的时候,黄莺心不在焉,嘴里澹然无味,她在想要如何问江峰。如果他真的出了轨,她一定不饶他,她要离婚,她眼里容不下沙子。

江峰一点没发觉,照例把肉往黄莺碗里夹:“这个你最喜欢的,多吃点。”黄莺不理他。

晚上,把朵朵哄去睡觉后,黄莺洗漱躺在床上,江峰神神秘秘地笑着凑过来说:“看我给你买了什么好东西。”

黄莺拿起一看,薄如禅翼的一件吊带睡裙,穿上若有若无,面料光滑细腻。江峰邪邪地说道:“你换上给我看看。”

要是在之前,黄莺或许娇笑一声,就换上了。但是今天,她却气不打一处来,把裙子一扔:“你把我当什么人了?让我穿这类衣服?”

江峰并没意识到黄莺的怒从何来,仍然嬉皮笑脸地对她说:“我老婆这么好看,穿上这个,我搞不好要流鼻血了。”

黄莺气急败坏地说:“你这个流氓!无赖!你说,你是不是是在外面每天这样鬼混?”

江峰见黄莺脸色突变,白净的脸胀得通红,赶忙搂住黄莺说道:“老婆,你怎样了?既然不喜欢就不要穿,别气坏了身子。”一边帮她捶背,一边安慰她。

黄莺推开江峰,说了声:“恶心!”

江峰开始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他关心肠问道:“出什么事了?”

黄莺把那张支付宝账单截图放到江峰面前,江峰的脸刷地变了,刚想开口辩解几句。黄莺看到江峰的脸色,心不由往下1沉,她摇摇手:“你不用说了,看你的表情我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你不要解释,越解释我越鄙视你。”

江峰低声说道:“这次项目时间那末长,我实在太想你了,可是你又不在我身旁。那天真的是逢场作戏,没有其它,你要相信我。”

“滚!”黄莺从喉咙里低吼道,泪禁不住如雨般滴下。

黄莺会和江峰离婚吗,

枸缘酸西地那非

威尔刚的价格

西地那非片属于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